29岁的最后一篇

2字头的年龄马上就要结束了 想整理一下过去的一年,发现自己竟想不起来什么 可能生活千篇一律,过于平淡 也可能自己留心在乎的东西越来越少 但是为了凑篇文字出来,还是绞尽脑汁梳理一番吧…


28岁的最后一篇

生活好似读书 浑然不觉曾读过的每一页,或认真,或敷衍,猛然回首,惊觉已有如此厚度 不知不觉的又来到了这个时间节点,而这次将要开始的是自己2字头年龄的最后一年 不打算写很长,这一年不停地在思考自己内心层面的东西,挺累的 迎接新的一岁,更喜欢轻松的氛围…


关于如何维持一个博客

这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主题,因为早就没有什么人看博客了,但是不重要,我只想继续写文章,把它写好 其实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如果把每天看微信刷微博的时间用来维持一个博客的话,那么我早就可以写出好的文章了,呵呵 由此可见微信和微博浪费了我多少时间,有时候真觉得自己病了,大家都病了,一种虚拟空间的病,以后可以详细说一说 当初是奔着一个坚持的目的,也是为了好玩儿,申请了一个自己名字的域名,如果荒废了真的不合适,也辜负了老大的经济和技术支持…


27岁的最后一篇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猛然间意识到它还可以拟成“27岁的唯一一篇” 之所以还这么写是为了遵循多年来的传统虽然也没几年吧 不过这倒不是一年当中唯一的文字,只是网络日志的唯一一篇,但是也足够少的了 当年经常迫不及待的等着朋友们的日志更新然后去看,看看大家都在干些什么想些什么正在经历些什么 现在这种想法只能从高度碎片化的朋友圈状态以及微博当中去寻找总结了…


26岁的最后一篇

我回来了 或许连我自己也会吓一跳 我居然回到了这里写起了日志 又或许谁都不会被吓到 因为早已经没有什么人再关注这些了…


13/14欧冠F组末轮分析

F组目前积分: 最后一轮对阵: 那不勒斯 — 阿森纳…


25岁的最后一篇

刚才看了许久未登陆过的搜狐博客,赫然发现:博客年龄:7年2个月 有那么久了吗? 掐指一算,自打高中毕业后开始写日志,的确已有7个年头了 记得那是个博客泛滥的年代 连吃完饭懒得擦嘴的人都在写博客…


致青春

今天是端午节,时间好快 翻了翻半年前写的东西,看到半年前的自己与现在别无二致,内心欢喜,继续保持 这半年算是近几年中生活状态变化最剧烈的一段时间了 回到的中学时的作息。每天上学,放学。虽比中学时自由,但未来却充满了未知。这是一个自己比较喜欢的状态 走一步看一步,不愿想的太远。“计划”这个东西在自己的生活中仍旧没有出现…


愿上帝医治我

“缺乏鼓励与肯定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让孩子内心渴望认可却又极度自卑,在压抑的青春中挣扎,一旦找到一个偶像,会把自己的崇拜视为精神避难所,潜台词是“这个你们总得允许吧?”,于是听不得任何非赞美评论,且一触即跳暴躁易怒,加之生活中没有表达自由,于是在网上谩骂发泄。其实,孩子们真可怜。” “现实生活中他们早就被家长和社会教会了各种复杂和阴暗,无论课堂课外,听话要听音,每句话都有潜台词,非黑即蜜,不是批判就是吹捧,不是革命的就是反革命。社会环境缺爱少正直少信仰少信任少公正,孩子们当然也只有这样了。一切都要做是非对错的鉴别,敌我立场的划分。累死孩子们啊。” 我就是这样长大的孩子。出国之后,与家人的隔阂日益凸显,始终无法处理好与家人的关系。家人给予的压力始终存在,在一次次敞开心扉之后,过段时间就会退回到之前的原点,貌似已经消除的隔阂重新出现,一切的努力全部白费,怎么说家人都不明白,或者忘记。自己无处诉说,没人能懂。 担心和自责只能摧残他们自己的身体,唯有放手才是医治的良药。 自己始终得不到信任。没有鼓励和肯定。只有批评,指责,打击,泼冷水和所谓的忠言逆耳。我知道社会上的人会这么对我,但不明白家人整天跟我玩儿这一套是为了让我适应社会上将来会有人这么对我,让我趁早产生免疫是为了什么。我并没有像对待社会人一样对待他们,他们为什么要像对待社会人一样对我?…


C’est la vie

That is life. There 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