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青春

今天是端午节,时间好快 翻了翻半年前写的东西,看到半年前的自己与现在别无二致,内心欢喜,继续保持 这半年算是近几年中生活状态变化最剧烈的一段时间了 回到的中学时的作息。每天上学,放学。虽比中学时自由,但未来却充满了未知。这是一个自己比较喜欢的状态 走一步看一步,不愿想的太远。“计划”这个东西在自己的生活中仍旧没有出现…


愿上帝医治我

“缺乏鼓励与肯定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让孩子内心渴望认可却又极度自卑,在压抑的青春中挣扎,一旦找到一个偶像,会把自己的崇拜视为精神避难所,潜台词是“这个你们总得允许吧?”,于是听不得任何非赞美评论,且一触即跳暴躁易怒,加之生活中没有表达自由,于是在网上谩骂发泄。其实,孩子们真可怜。” “现实生活中他们早就被家长和社会教会了各种复杂和阴暗,无论课堂课外,听话要听音,每句话都有潜台词,非黑即蜜,不是批判就是吹捧,不是革命的就是反革命。社会环境缺爱少正直少信仰少信任少公正,孩子们当然也只有这样了。一切都要做是非对错的鉴别,敌我立场的划分。累死孩子们啊。” 我就是这样长大的孩子。出国之后,与家人的隔阂日益凸显,始终无法处理好与家人的关系。家人给予的压力始终存在,在一次次敞开心扉之后,过段时间就会退回到之前的原点,貌似已经消除的隔阂重新出现,一切的努力全部白费,怎么说家人都不明白,或者忘记。自己无处诉说,没人能懂。 担心和自责只能摧残他们自己的身体,唯有放手才是医治的良药。 自己始终得不到信任。没有鼓励和肯定。只有批评,指责,打击,泼冷水和所谓的忠言逆耳。我知道社会上的人会这么对我,但不明白家人整天跟我玩儿这一套是为了让我适应社会上将来会有人这么对我,让我趁早产生免疫是为了什么。我并没有像对待社会人一样对待他们,他们为什么要像对待社会人一样对我?…


C’est la vie

That is life. There is…


一個夢

昨晚大概3點多睡的,應該是躺下就睡著了吧。 做了很多夢,夢見了小學、中學、大學遇到的人,都在那條走了無數遍的路上。夢看似玄幻無常,但真覺得它能涵蓋過去,預知未來。 那條路就好比了我的人生路,那些人,是我在這條路的不同階段遇到的;雖然他們現實中彼此不認識,但對於我來說,他們都只存在於記憶的某個特定區間里,所以在夢裡,他們都在一段路上擠在一起,相互寒暄、談笑;他們當中的一些人和我聊天,有的只說了幾句話,有的只打個招呼,有的我只是看見,離得很近,但沒來得及講話,有的我只是遠遠地望見,人群使得我永遠無法接近,還有的,已經不記得了,只是抽象成符號化的一張張臉,組成那渺渺人群的一部份了。操場那些人,應該都是曾經擦肩而過的人吧。 有時候夢到一個場景,當時並不知道這是未來,而且基本上醒來之後就不記得了,但過了一段時間(幾個月或幾年或更久),當自己真實的經歷了這個場景的一刹那,才清晰地記起這個場景原來曾在自己的夢中出現過,而且分外明晰,分外深刻。原來自己在那麼久以前就知道或者被告知將要發生這一切,原來這一切早已是上帝做好的安排。 好多人愛感歎“人生如夢”,讓自己看上去更文藝。也許活得久了,想得久了,就會體會到這四個字原來不是隨便寫寫的。這讓我想起了一句話:在上帝揭開人類未來的圖景前,人類的智慧就包含在兩個詞中:等待和希望。的確,無論我們再怎麼掙扎,終究無法逃脫命運最終的安排,因為我們是人,只是人而已。上帝的安排我們無法做決定,能決定的只有接受安排的心情。或許會因此而焦慮不安,但也未嘗不是好事,因為以此產生的動力也能使中間的過程變得精彩些,畢竟這中間的過程,上帝給予了我們最大限度的選擇自由。


开篇/New blog

I was always thinking about…